京桂商道
商會互動

北京廣西企業商會微信公眾平臺開通了,請掃描下面得二維碼關注

聯系商會

主辦: 北京廣西企業商會

電話: 010-56106077

E-mail:bjgxsh@126.com

劉偉:掌握國家宏觀經濟的五個特點去經商

發布時間:2014-04-02 10:45:00 查看次數:6189


??????? 中國經濟走到現在,宏觀經濟顯現出五個方面的特點。

  第一,中國經濟發展達到了一個新的水平,面臨新的機遇,但同時也面臨著深刻的前所未有的挑戰。到2013年年底,我國改革開放已達35年,35年中國經濟增長保持了平均9.8%左右的速度。進入二十一世紀以來的這十幾年,中國經濟增長保持了10.4%的速度,尤其是2003-2007年中國經濟增長甚至平均保持了11.5%的速度,在這種情況下使得我國的經濟發展了很大的變化。到去年的年底中國GDP總量達到了56.88萬億人民幣,按照不變價格計算的話,比改革開放初期提高了25倍左右,折成總量9萬多億美金,排在世界第2位,占全球GDP的比重12%左右。改革開放初期,中國GDP的總量占全球1.8%,排在第10位,現在上升到第2位,占12%左右。我們前面是美國,美國GDP的總量是15萬億多一點,2012年占全球比重23%,排在第一位。從總量可以說中國現在是世界名列第二的大經濟體,這35年,中國人均GDP平均每一年增長8.7%。2013年年末,按照不變價格計算,人均GDP達到了4萬多百分比。與改革開放初期相比,提高了18倍,折算成美金是6800多美金。在世界銀行2012年的劃定標準的體系當中,我們是一個標準的當代上中等收入的發展中國家,我們國家要按國際世界銀行的劃分標準,1998年第一次實現了從低收入的窮國向下中等收入的穿越,2010年第一次實現了從下中等收入向上中等收入的穿越,到2003年進一步鞏固了上中等收入的經濟地位。所以30多年來,中國從貧困穿越了溫飽,進入了當代上中等收入階段。到了這個階段我們面臨著一個歷史性的機會,按照經濟發展史,當代有70個高收入的國家,在時間序列的歷史分級當中,它們從進入半中等收入,到達到高收入平均用了12年零四個月。這70個高收入國家當中有20個人口超過一千萬人的國家。這些人口大國從上中等收入到高收入,平均用了11年零九個月。中國是一個世界人口最大的國家,按照我們現在的增長態勢和規劃,預計中國從2010年算起,用10年左右的時間到2020年,我們大概能夠實現從上中等收入向當代世界高收入階段的穿越,達到當代高收入國家的水平。甚至有人樂觀的估計考慮到人民幣升值的因素,估計2030年有可能我們的GDP總量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到2050年,我們就不僅是總量,而且是人均GDP水平趕上中等發達國家,我們叫實現社會主義的現代化。所以習近平總書記講,中國人離現代化的夢想從來沒有向今天這樣近。過去我們講中國要實現現代化要幾代人,甚至十幾代人的努力,今天不用等了。2013年5月份國際衛生組織公布的大規模測算人均壽命是76歲,說如果你現在是四十多歲,到2050年還有30幾年,也不過是70多歲,現代化離中國就近到這個程度,不需要幾代人,甚至不需要兩代人,一代人就可能看得見,這就是我們的機遇。在這個條件下,我們面臨的挑戰也空前的深刻。現在有一個時髦的話,這是2006年世界銀行的研究報告概括叫做“中等收入陷阱”,就是一個國家到了上中等收入階段,它的社會經濟條件發生了很多的變化,這種變化會嚴重束縛經濟發展,造成很多經濟矛盾,像我們所熟悉的上個世紀六十年代開啟的拉美旋渦,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發生的東亞泡沫和現在仍然在發生的西亞、北非的動蕩,這些國家都是到了上中等收入階段,但它解決不了中等收入陷阱的困擾,所以到現在,它們也沒有進入高收入的行列。拉美國家已經四五十年了,東亞泡沫國家也有20年了,西亞、北非動蕩的這些國家有十幾年了,但是,到目前它們都沒有實現穿越進入上中等收入國家。中國現在是一個上中等收入的國家,構成的中等收入陷阱的所有威脅因素現在都存在,所以中國現在叫機遇與挑戰并存。

  第二個特點,當前中國的宏觀經濟是經濟增長趨于穩定,但經濟雙重風險不斷加劇。所謂增長趨于穩定,進入新世紀以來,中國保持差不多10%以上的平均速度。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這5年中國經濟增長平均速度是9%以上,但我們知道,近幾年,特別是2012年、2013年這兩年,中國經濟增長平均都是在7.7%的水平上,比前一個時期的兩位數10%以上的增長下降了2-3個百分點,比2008年以來的平均速度,9%以上下降了將近2個百分點,所以中國經濟告別了兩位數高速增長的時代,開啟了進入一位數增長的平穩發展時期。這就是所謂經濟增長趨穩,但這是不是能夠嚴重威脅到中國經濟增長目標的實現呢?我們知道中國如果按照我們預定的規劃,到2020年實現比2010年GDP總量翻一番,人均GDP翻一番,要求一個條件,什么條件呢?經濟增長的年增速度在這10年里要達到7.2%。最近3年,2011年中國經濟增長是9.3%,2012年7.7%,2013年7.7%,都高于7.2%。我們算了一下,今后7年,只要中國經濟增長率達到6.73%,我們預定的到2020年實現2010年按不變價格翻一番的目標就能實現,所以我們說經濟增長趨穩,速度回落將近2-3個百分點達到7%-8%之間的速度,對于實現中國未來的預期增長目標來說,仍然是有充分把握的。但趨穩增長背后,經濟的雙重風險不斷加劇,一個是通貨膨脹,通貨膨脹的數據不高,最近幾年都在2%-3%之間,考慮到統計誤差,一個國家的通貨膨脹如果降到2%以下,其實它的政策、目標主要就應當考慮防止通縮,而不是遏制膨脹。按照中國CPI統計數據顯示,中國有理由減劇通縮,但為什么我們對通脹表現出極大的憂慮,關鍵是兩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我們知道需求拉上的因素起到了很大的作用,這些年由于為了遏制金融危機,擴大需求,加上國際收支失衡,我們3萬6千多億的外匯儲備產生了大量的兌換賬款,使得我們到2013年年末,流動通過貨幣存量M2達到了110萬億,差不多是GDP總量的2倍(GDP總量是56.88萬億元),正常情況下GDP和貨幣存量是0.8:1,而我們現在差不多是2倍,這么多錢出去了,經過一段時間,它肯定要傳導到物價上來,只不過是時間上有一個滯后期,我們現在正在承受著滯后期的巨大壓力,這是需求拉上。第二個方面是成本推進,我們到了上中等收入階段,中等收入陷阱危險的一個突出表現,就是國民經濟各種成本迅速攀升,有關部門測算我們國家現在物價上漲的壓力中,50%或接近50%是來自成本推動,包括勞動力、環境、能源、土地等等,我們是一個典型的需求拉上和成本推動共同作用的通貨膨脹的時代,我們國家對于治理需求拉上的通脹有經驗,收回銀根就好了,但我們對于成本推入的通脹是沒有經驗的,因為這要提高企業效率,提高投資水平,提高為企業服務的環境、改善的能力等等使企業成本下降,這一點我們是需要不斷探索。這兩方面的因素,就導致目前我們對于新時期的通貨膨脹和過去的通貨膨脹比較而言有了一系列新的特點,這是我們講的通貨膨脹的疑慮。

  同時我們對經濟下行的憂慮更為嚴重。一個投資一個消費,這些年我們的投資需求增長速度很快,2008年以來,這5、6年的時間平均固定資產投資名義增長率每一年平均是20.4%,并不低,但這里的問題是什么?誰在投?它很重要的是各級政府在投,政府在投不可持續,抓政府財政赤字可以印鈔,但財政赤字是有極限的,地方政府可以融資,但它融資的債務風險是要防范。我們國家的財政赤字這幾年已經在2%-3%之間,高的時候達到2.8%,已經接近歐盟的3%的紅燈線。我們國家地方政府的融資,第二次審計的結果是26.6萬億多,而且這是審計出來的數據,審計都是有會計憑證的,相當一批的融資擔保是沒有會計憑證的,沒有納入審計,實際規模會更大,所以依靠中央、地方政府作為投資拉動的主力,不可持續,況且效率也令人懷疑。現在包括大企業、小企業,市場投資信心不足,大企業特別是國有企業,創新率不夠,即使有錢,找不到新的投資機會。低水平的投資建設的投資,投下去就是泡沫,就是產能過剩,中國產能過剩已經從工業消費轉移升華到工業投資品的過程中。很多東西在中國已經不是相對過剩,而是絕對過剩,這是投資。那么我們的小企業,特別是民營企業,即使想投資,融資市場化水平,生產要素市場化水平不夠,找不到錢,這樣就形成了我們大企業即使有錢投不出去,我們的小企業即使想投,沒有錢投,所以就把政府高度套牢,就靠政府了。

  2010年10月,我們政府從宏觀擴張性政策當中擇機退出,退出之后馬上從2011年第一季度開始到2012年第三季度,連著七個季度,21個月中國經濟增長速度直線下降,究其原因重要的就是政府在投資領域退出之后,企業市場性的投資力量沒有跟進,這樣就使得我們對于投資的可持續性產生了非常深的憂慮。我們社會的消費需求總額最近5、6年來平均每一年是在14%左右,實際大概在11%左右,并不低于兩位數,我們為什么擔心?主要是影響消費背后的一個重要的因素——國民收入分配的扭曲短時間克服不了。國民收入我們國家宏觀上是三個之間分,政府、企業和公民,這些年來政府財政收入35年平均每年增長18%以上,GDP平均每年增長9.8%左右,居民收入增長比GDP慢三分之一。GDP即使還原成當年價格,就是年均增長收入14%,因為財政收入是按當時價格統計的,GDP是按不變價格統計的,還原過來是14%,財政是18%,GDP是14%,居民收入增長10%以下,所以以至于十二五規劃,我們提了一個要求,要求GDP的增長與居民收入同步。最近10年來,平均每一年,居民收入在國民收入的比重下降了差不多1個百分點。這三方拿到錢,誰的錢主要用于消費呢,顯然是居民,它的收入增長慢,比重下降,當然使得宏觀上和消費經濟增長之間出現嚴重的不協調。這也是為什么中國的經濟增長與國際社會的不同。國際社會10個百分點的增長率將近7個點是消費拉動,我們國家同樣10個點的增長率,將近7個點是投資拉動,重要的原因就是在國民收入分配的時候,你把主要的錢給了政府和企業,而居民作為消費者他的收入比重在下降所導致的,這是宏觀上。微觀上,由于種種原因,中國居民內地收入差距在擴大,2013年1月18日國家統計局有關部門規定了所測算的2002年到2012年10年時間,中國GDP都在警戒線之上,也就是0.4%,20%最富的人分配了國家國民收入的40%以上。最高的一年甚至達到了0.49%,就是中國最富的前20%的人享有了49%的國民收入,剩下的的80%的人均分配剩下的51%的國民收入。收入差距一旦擴大之后,這帶來了一個問題,社會消費傾向,有錢的人和沒有錢的人的消費比重越低,窮人越貧困越不敢花錢,越貧困越沒有錢花,這樣就導致經濟增長的同時,消費增長乏力,這就是宏觀、微觀兩方面的扭曲 ,使得我們擔心消費需求的增長能不能和經濟增長相適應相匹配,這種投資需求和消費需求的不可持續的情況,使得我們擔心經濟下行的風險加劇,這是當前中國經濟增長乏力的同時,高通脹潛在的壓力巨大。

  第三個特點,就是結構矛盾逐漸有所緩解,但結構升級的動力不足。中國真正的問題是結構失衡,包括投資和消費的結構,包括產業結構、國民收入分配結構、城鄉結構、地區結構、整個國民經濟的要素結構、整個國民經濟的投入產出之間的結構,這些結構性的矛盾,困擾著中國經濟增長的效率和中國經濟增長方式的轉變。這些年來這些矛盾在有些方面有所緩解,比如積累和消費。這些年消費在國民經濟中的比重有所恢復,到2013年投資和消費的比重各自占50%左右。國民收入分配結構也比過去有所改變,比如居民收入的增速,這些年逐漸比過去有所提高,居民收入的增速與GDP、財政收入之間的差有所縮小,特別是財政收入的增速,從18%回落到了9%左右。再比如我們的要素價格結構,一些競爭性領域的放開,使得我們價格扭曲的現象有所改變,這樣對于效率的提高,使用要素的效率,提升的制度保障和競爭性的壓力有所提高。這些矛盾,包括城鄉結構之間的差距等等,都有所緩解,但在這個過程中真正結構升級的動力嚴重匱乏,核心就是創新不夠。制度創新不夠,競爭力不夠,整個國民經濟分配結構改變,要素結構的提升,投入產出結構的改變,市場要素的構建很難做到。再一個技術創新,技術創新不夠,產業結構升不了級,投入產出結構改變不了,國民經濟想要持續增長很難實現,有錢也找不到有效的投資機會,這是我們國家現在宏觀經濟失衡的第三個特點。

  第四個特點,社會對于失衡的承受力有所提高,但宏觀政策的局限性越來越突出。社會承受力主要體現在這樣幾個方面,一個是對失業率。經濟增長從10%以上回落到了7.7%,這樣一個穩定增長期間,但我們的失業率并沒有明顯的提高,社會對于失業的承受力比過去還有所提升。官方統計的城鎮登記失業率通常是4%-5%,加上誤差也就是6%-7%之間,按照歐盟的警戒線,失業率的紅燈線是7%,美國政府介入提供的警戒線是6%,我們大體上還是在這個通常所說的警戒線水平之下。這個你要考慮到背景,就是中國的經濟增長速度已經從10%左右的速度下降趨穩于7.7%到7.8%之間,這個情況下失業率并沒有大幅度提高,這個和我們的產業結構,尤其是第三產業的發展有很大關系。2013年第三產業的產值第一次超過了第二產業,占46%。它吸納就業的能力比第二產業強。第二個就是經濟結構,特別是民營經濟的發展和多種經濟成分的發展。現在在GDP產值當中差不多是四分天下,國有經濟四分之一,民營經濟四分之一,外商經濟四分之一,另外所謂的混合經濟四分之一。這種多元經濟條件下,分散了過去傳統經濟價格下,國有企業承擔的就業壓力,分散了這方面的社會風險,提高了承受力。社會承受力的另外一方面就是,經濟增長速度下降,企業的承受力也在提高。我們有一個數據就是企業的虧損收入占主營收入的比例,前些年平均經濟增長在9%-10%左右的時候,這個企業的虧損額占主營收入是1.4%,2013年下降到0.8%,就是說經濟增長速度下降了7%多,但虧損占主營收入的比重反而比經濟增長10%的速度還有所下降,說明什么?企業的效率有所提高,企業對經濟增長速度放緩的適應性有所提高。這就是說社會從失業、就業者來說,到企業對經濟增長速度放慢它的適應率有所提升,但與此同時宏觀經濟政策的局限性越來越顯著,我們叫積極的財政建設,穩健的貨幣政策,這是一個反方向的政策,財政在擴張、保增長,貨幣在緊縮反增長,這種反方向的組合,最大的問題就是政策效果之間相互抵銷,我們叫做穩中求進。其實雙重風險的存在,使得宏觀政策不管統一到一個目標上,比如保增長,那就會雙擴張,加劇通脹,比如反通脹就要雙緊縮,就會惡化經濟下行。在這雙重風險并存,難以抉擇的情況下,我們使得宏觀政策這兩大體系采取反方向的組合,這樣使得宏觀決策的風險進一步加以了控制,現在是在宏觀政策的有效性和宏觀政策的風險性之間首選控制宏觀政策的風險性,我們把它叫做穩中求進。

  如果是在這種政策下,估計今年的經濟增長,投資需求恐怕還是在20%上下,社會消費點年度總額估計不會低于13%到14%這個水平,如果進出口和2013年持平,那預計今年中國經濟增長應該有可能在8%,如果進出口這一塊情況恢復的還不是特別的明朗,有可能今年經濟增長是在7.5%左右,內需而言,在穩中求進的增長下,投資和消費的拉動下,估計內需拉動達到8%問題不大,從社會承受力來說,失業目標和其他的目標的風險控制來說,中國經濟增長達到6.5%,失業就大體能承受。從2020年小康社會的全面建成目標來說,經濟社會達到6.73%就可以實現。6.5%是我們可以接受和可以承受風險的,6.73%是我們增長目標要求的,那7-8%之間是比較現實的一個增長。所以我們說宏觀政策的局限性,尤其是政策之間的矛盾,現在對于穩增長,它的負面的影響或者是局限性的影響越來越突出。

  第五個特點,政策選擇現在有上下限,但根本出路在于體制改革。現在提出宏觀調控上限下限,上限就是要盯住通貨膨脹,下限就是盯住失業率。剛剛我們講到,經濟增長如果達到6.5%,失業率這一塊大可以增速,通貨膨脹只要不抵銷經濟增長一半以上,這樣通貨膨脹大體上也是可以承受,比如說7%的增長,如果通貨膨脹率在4%以下,甚至是3%以下,這個我們都是完全可以承受的,不需要政府特別的政策傾斜和特別的介入,如果突破了這個上下限,就需要政府宏觀政策的介入,但中國真正解決問題的根本,不是目前總量失衡的政策上下度之間的選擇,而是根本的發展方式的轉變,結構的升級,要做到這一點必須通過全面的制度創新,深化改革。

??????? 這就是十八大三中全會為什么提出全面深化改革,首先是經濟體制改革的意識必要性。(本文選自北京大學常務副校長劉偉在第二屆全球桂商發展論壇上的發言)? ?

(^ω^)MG星尘游戏 36选7好彩1走势图 三国杀民间玩法及规则 棋牌麻将辅助器收费版 血流麻将什么叫一根 tbplay618通宝 福建11选5任一 山西快乐10分奖金 腾讯分分彩分析软件 大圣捕鱼下载免费下载 吉林快3怎么杀号最准确 上期六码算下期平码公式 推荐一注七星彩 河北单机麻将 麻将桌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 内蒙古快3开奖软件